股票代码:603979

企业“过桥”贷款存“落水”隐忧

时间:2018/8/20 16:07:00 3138人次浏览


2018-08-20 来源: 经济参考报
       近日,银保监会表示,将落实无还本续贷等监管政策,以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记者在调研时了解到,今年以来,中央及各地相关部门采取各种措施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撑力度,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融资难融资贵。
       但仍有不少企业反映,当前银行业为了规避贷款风险,要求企业还了旧贷才能贷出新款,企业在拿到新贷款以前这段时间,需要使用“过桥贷款”(或“过桥资金”)维持运营,由此加重了企业负担,进一步造成了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专家和企业经营者建议,宜从体制机制上进行顶层再设计,让企业切实从中央普惠金融政策中体会到更多的获得感。
       企业:每年最愁贷款“过桥”
       “过桥贷款”,作为一种过渡性贷款行为,是中小微企业解决流动性不足的无奈之举。过桥贷款的产生在于银行流动资金贷款的“先还后贷”管理制度,但从现实情况看,这大大增加了企业的资金成本负担,导致制度设计的“事与愿违”。
       辽宁大学地方财政研究院院长王振宇认为,一般情况下,“过桥贷款”具有融资期限短、贷款成本高、民间融资比例高等特点,在充分肯定“过桥贷款”积极作用的同时,也要看到其存在的问题及其潜在风险,如掩盖了企业的信用风险,加大了企业融资成本,掩盖了信贷资产风险。
       辽宁营口一家民营企业最近刚刚东拼西凑1600万元,用于贷款一年到期后还旧贷新。“每年最愁贷款‘过桥’,即使大家这样讲诚信的企业,往往也要耗费半个月时间,最长能有两个月。”这家装备制造业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5年前企业贷款“过桥”期间借了高利贷,两个月利息成本增加了140万元,到最后银行说没有额度不能续贷,企业差点因此停摆。
       沈阳一家生产电力设备的高科技企业因为经营效益好,从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以较低的利率贷到款项,但同样面临“过桥”之苦。这家企业的财务负责人说,企业“过桥”期间一般会通过收缩生产和减少对外付款来“挤钱”,实在不行,就要到利率更高的小贷企业借贷或拆借民间高息贷款,往往会背上沉重包袱。“民间借贷最便宜的每天千分之二点五,即使银行不拖延,仅重新办理房产抵押和土地评估,平均也要4天时间,如果赶上哪个部门电脑系统升级或行长出国,那‘过桥’利息成本就大大增加。”
       企业借高息贷款“过桥”无异于饮鸩止渴,而“过桥”后如果银行不能正常续贷,对企业更是灭顶之灾。辽宁一家从事钢铁深加工的知名民企,几年前通过政府一家投资机构融资,从一家国有银行贷款“过桥”,结果事后贷款没能续贷,企业流动资金枯竭,虽有订单却无法生产,现已处于停产状态。
       “每年‘过桥’期间,企业都会损失10%-20%的营业额,”沈阳一家从事调味品等商品批发的经销商对记者说,他的企业贷款“过桥”期间必须紧缩流动资金减少供货。“‘过桥’时,一不小心就会‘落水’。”他说。
       “过桥贷款”提高企业成本积聚风险
       东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院长郁培丽表示,在当前经济金融运行比较复杂的环境下,企业遭受市场不景气和资金链持续紧张的双重压力。“过桥贷款”的高融资成本成为企业经营发展的大包袱,直接导致企业负债成本大幅攀升、偿债能力下降。
       记者在辽宁多家金融监管部门和银行采访了解到,先还旧再贷新曾是金融监管部门对银行业经营的一项硬性要求,尽管这个监管要求现在有所放松,但许多银行仍延续这个做法。
       “现在贷款需要‘过桥’的接近一半,往往都是针对中小型民营企业。”一家地方性商业银行沈阳分行的负责人对记者说,确定企业资金流动状况比较麻烦,银行通常采取先还后贷这个简单做法,但确实会增加企业的财务负担。
       不仅如此,企业在贷款“过桥”还经常要违规操作。“大多数企业不可能中断生产,往往只能通过借钱还贷,贷后再还拆借的钱,但大家重新贷款又必须要求提供用于购买原材料等购货单证明。”一位国有商业银行地市分行的负责人说,重新发放贷款面临许多监管难题,如果严格实行有时只能“停贷”,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容易催生一些制造假流水单的中介企业。
       辽宁一家地方性商业银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过桥贷款”企业中,有些企业经营已出现不利于贷款清偿的问题,如财务状况恶化、资金链紧张等。但这部分企业以“过桥贷款”方式进行掩饰。由于“过桥贷款”的资金交易隐蔽性较强、借贷关系错综复杂,加上一些企业对“过桥贷款”融资情况讳莫如深,造成银企之间信息极不对称,导致银行在贷前调查、贷中审查和贷后跟踪检查时,难以充分掌握企业资金运转的真实情况,威胁到银行信贷资产安全,造成了潜在的信贷资产风险聚集。
       业内人士表示,一些银行机构的客户经理为完成与绩效考核相挂钩的业务营销任务和信贷风险考核指标,对企业高成本民间融资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态度。
       尽管不少地方政府为了帮助企业解决“过桥”难题,成立了一些融资机构,但杯水车薪。许多企业被迫转向小贷企业融资,这个过程也存在监管盲点。
       多措并举破解“过桥”之困
       今年以来,中央及各地相关部门采取各种措施推动实体经济降成本,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撑力度,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融资难融资贵。
       辽宁凤城太平洋神龙增压器有限企业是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企业生产的整机品种有1000多种,零部件2000多种,维持正常库存必须占用六七千万元资金。“厂房早就该扩大了,但过去银行贷款一年一还,我怕加大固定资产投资之后银行贷款不稳定,就一直不敢建新厂房。”董事长刘济豪说,后来凤城农商行为他的企业研究办理了三年期的无还本续贷,他才下决心加大对企业投资,扩建的新厂房今年10月就将投入试运营。
       辽宁省银监局通过下发引导意见、开展专题调研、约谈机构负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